Quillian

思想可有可无 感觉确是生命

-越洋图书城

我心里藏着的保留景点,不细说。

-无用空间


-无用空间

一家隐于闹市的书店。

  也是中了猫咪的毒,拿着一下快门等价好几块钱的胶片机拍猫,还好它没有上蹿下跳,我也就不用着了魔一样跟着上蹿下跳。

  只是它真的不怕人又凶,快门的机械声吓到它只那么一下,后来再用相机对着它就是处变不惊的一副样子。

  哦对了,一起去的向来怕小动物的同学,在冷静观摩了半天猫猫以后,说自己有了摸一摸的冲动。

问:如何拍一只狸奴?

答:等它犯困。

  大学第一周,过得波折四起。
  图上是宿舍阳台望出去的光景,到现在为止,这里的其他我也说不上来,就是风大空气好。就算每天早上起来再懵再困,开了门、打个水、连带着吸几口湿度极大的空气,也能清醒个大半。

  因为校方把军训后移的原因,新生入学即开学,几天课上下来也算是把未来的生活模式摸了个透,觉察出很多不合理的地方,果然不能太过依赖于想象啊。

   杂事很多、说正事的话,好像也的的确确没几件能称得上是“正事”,和朋友一致认定“时间是瞎忙活磨没掉的”,然后就此定论,根本不去思考最优解,很是颓废了。

  ...

-和玄武湖的合影

几张看下来都糊,不过我莫名喜欢这个景,就私心发出来了,不打tag了。

裹在窗帘布里用我的假“铁手”稳着机子拍的,差点从椅子上一脚踩空,现在看着照片还有点后怕。

-南京街道

南京的街道的美是利落、大气又不失精巧的那种美。

去中山陵景区那趟路上,我在出租车上睡昏过去,醒来一睁眼,发现迎接自己的是两排伸向天际的法国梧桐,接下来在同一条路的十多分钟的路程里,我都不忍心闭眼。盛夏的阳光从上边直直打向树木,显出叶子纯粹的嫩绿色泽,浸透出大小不一轻轻晃动的光斑,而那样的光,是我的标准里足以照亮心事的光。

-六朝博物馆

光影交织、竹影洒落,是不期而遇的景致啊。

冰飘草花南红


芬达橙石榴

三年前就开始找这个颜色的橙石榴了,碰壁两次,要不是卖家图色差太大实物偏深红,要不就是平台、矿坑、黑点、棉雾超过承受范围,总算被我找到颜色大小合适的它,于是和卖家半夜一点畅聊半小时搞定下单~

重串的时候加了两颗冰飘南红,刚好有两颗纹样是塔型的散珠,就选了它俩。

之前说的小结。

高考后时长三个月的假期,打头的一个月由无止境的争吵和眼泪填满,接着是零零散散的托福课和煲不完的电话粥,再来就是两场自己组织的旅游。日子过得和考前想象的日上三竿才起床的样子完全不同,也说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哪样子,只能说勉勉强强做了些事情。

高三一年我过得不好,体现在持续低迷的成绩,表现在频发的家庭冲突,表现在高压环境下的种种不如意。更是因为种种原因,对母校和大部分同学好感扫地,大概在我过去的像死水一般平静的高中生涯里,能让我真正怀念的部分,只有最要好的几位同学和来自各个角落的善意和理解。

挣扎一年得出的成绩也逊色得不行,可能是受高考移民影响,或者是我本来就不适合学理,再...

下一页
©Quillian | Powered by LOFTER